互联网业界的造词水平一流,“互联网金融”、“互联网+”等热词犹在耳旁,“场景金融”又被不断提起。甚至还有人说,“场景金融”就是互联网金融2.0,按照其理解,互联网金融1.0在于强调“便捷”、“体验”,多为金融的互联网化,是一种呈现;而互联网金融2.0强调的是“嵌入”、“随需”,是一种场景。

什么是场景金融?

市场对场景金融的定义多种多样,认同度最高的说法是:商家利用嵌入在消费场景中的金融服务,以刺激或促使消费者发生交易行为、助力实现商品的跨期交易。这种贴近消费者逻辑和视角、以快速易用的功能设置完成消费需求转换的特质,便称为场景化。而场景金融则是通过对金融服务的嵌入,来刺激或促使消费者完成交易的一种服务类型。

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名字,但这个名字并不代表这个事物的本质,只是大家对这种事物的一种认知。利基研究院认为“互联网金融”、“场景金融”本质上是一件事情,都是大家对当前新兴的金融模式的一种认知,进而命名,之所以是不同的名字,只是因为认知的角度不同。我们更愿意以更简单的语言去解释,那就是“当你在日常生活中需要金融时,它恰好就在那儿!”

“互联网+金融”是从金融的呈现来讲的,互联网本身就是物质、科技、渠道、载体;“场景+金融”是按金融的源起来讲的,场景的构成要素就有人群、信息、行为、交互。

笔者认为,将“互联网金融”理解为“互联网”和“金融”两个概念的简单加总,是不准确的,互联网金融更多的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对传统金融业务的一种场景重塑。

场景金融是如何诞生的?

笔者认为,传统金融服务无法充分满足普通人群的金融需求,这是原罪,也是场景金融诞生的诱因。为什么这么说呢?金融在民国时期,便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对于当时文化层次还很低的旧中国来说,金融从业者的文化程度普遍较高,且社会地位居于中上。建国后,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依然延续,在西北和西南的农村地区,仍然有农民在银行柜台办理业务时,张口便是“政府,我要存钱!”。需求的旺盛和金融服务滞后的矛盾,成就了支付宝、微信们的桥梁作用,也奠定了其江湖地位,造就了场景金融。尽管中国金融服务业的水平比前几年有了显著提升,但对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来说,其能力和技术优势并未充分发挥,有创新思维但行动力不足。

我们面临的现状是,高频、小额的场景已经被BATJ这样的互联网巨头所垄断,对于实力弱小的企业来说,抢占市场的能力有限。巨头的垄断并非源于实力和远见卓识,而是在“场景”这个概念诞生之初,大多数从业者所看到的场景太有限了,不是智慧问题,而是时代的局限。电商、支付,便是最初的场景,巨头们也恰恰成为了最初的受益者。

未来场景金融有哪些发展趋势?

一是从单一市场到细分市场的转变。例如,在保险行业中,互联网保险平台小雨伞从场景出发,设计创新型保险。传统保险的生产逻辑往往是从产品设计到销售,对销售渠道具有强依赖性,有成本高、效率低、周期长、体验差的弊病。而小雨伞保险则是从“消费者到保险”:先从场景中找到消费者需求,再设计产品,推出了针对户外旅行和极限运动爱好者的定制保险。

二是从简单供给到发掘需求的转变。所谓场景金融应该是当某项互联网业务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产生的金融需求,是自然而然产生的,不用去刻意寻求,刻意讨论,仿佛自然而然就成了业务生态的一部分。

马云一开始做淘宝,规模上来之后发现银行不给力,于是有了支付宝;客户电子账户资金闲置,于是有了余额宝;余额宝收益太低,于是有了招财宝;还有花呗、借呗,都是先有“场景”,然后才有“金融”。京东,也是商城规模做大之后,看到客户的需求,才有了白条。

当然,“不刻意寻求”并不意味着不寻求,资源整合与需求发掘已经是未来场景金融发展的大势所趋。

笔者认为,互联网时代注重流量、重视高频无可厚非,但低频未必意味着市场容量小。这就好比足球世界杯四年一次,足球联赛年年举行,但都具有商业价值,都能够吸引球迷的眼球。场景金融在农业领域的运用和城市(其它行业)的原理并无二致,只是因农业的周期性、特殊性和复杂性等因素,导致了对已有场景金融模式的借鉴度不高,在资源整合、打造产业链闭环和发掘农村新需求的难度更大,这需要涉农企业不断地尝试和颠覆性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