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期货交易已经成为农产品市场对冲风险的一种重要手段,但农产品由于受到天气等自然因素的影响,产品质量参差不齐,较难标准化,国内的部分上市农产品期货交易并不理想。围绕农产品期货市场现状以及未来的发展,本次的利基调查,我们请到了某期货公司的资深研究员王先生接受我们的访谈。

以下为访谈实录:

问:近期我们注意到,期货公司在农产品方面的宣传比较多,能大概说说是什么原因吗?

答:“宣传”这个词其实不太准确。期货公司根据相关规定不会进行宣传,更不会做广告。作为研究员,我只能把当前的热点通过文字的形式传递给市场,至于受众如何解读,就与我无关了。

农产品成为近期近期热点,这和国家对“三农”扶持的力度加大有关,当然,还涉及到了“2020计划”。相信习主席十九大的讲话精神你们也都了解。

问:国内农产品价格受政策影响较大,近些年有哪些重要的政策指引吗?

答:2015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其中谈到“完善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注重发挥市场形成价格作用,农产品价格由市场决定。”多年来,通过价格支持手段的保护价政策,带来了水稻、小麦和玉米这三大粮食品种生产量、库存量和进口量“三量齐增”,但也带来了一些问题:产业链扭曲,补贴效率递减,财政负担也越来越大,不仅生产者不满意,消费群体也不满意。

问:你认为在农产品期货市场,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答:这个问题是老生常谈了,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完善和健全市场体系。

首先,建立农产品市场价格的权威性,需要投资者在能够获取对市场价格产生影响公开信息的条件下广泛参与。

其次,期货市场需要流动性,只要不是蓄意操纵市场,应该欢迎投机,因为投机在提高期货价格的有效性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哪里的投机越频繁,哪里的资本成本就越低,资本的配置就更有效。

最后,要充分发挥期货市场价格的信息作用和预期性。对农业生产者来说,利用好价格功能,可以提前作好生产布局,种植调整,减少盲目性。政府在制定农产品市场价格时,也可以参考期货价格。

问:恕我直言,在很多市场投资者看来,期货就是一种高大上的东西,期货公司的服务也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既然要服务“三农”,以往的服务模式可行吗?

答:显然是不适合的。我们在针对“三农”方向,已经对原有的服务模式进行了调整。期货公司要真正接地气,就要下沉至实体经济当中,了解需求,创新服务,利用期货、期权及场外产品为农业种植法人和涉农企业的风险管理服务,并将尝试对此进一步创新。

问:是不是近期媒体多次提到的“期货+保险”?

答:严格地说,这也不算是创新了,早在2015年,(期货和保险的合作)就已经开始了,大商所与中国人保财险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同时产生了首张与期货相结合的农产品保单。(编者注:人保财险大连市分公司分别与北京伟嘉集团和锦州义县桂勇玉米种植专业合作社、义县华茂谷物种植专业合作社签订了鸡蛋价格保险和玉米价格保险合同,并与新湖期货公司签订了业务合作协议,当承保的鸡蛋和玉米价格低于约定的期货价格水平时,保险公司将进行相应的价格赔付。)

问:那您所指的“尝试创新”是哪些方面?

答:主要指合作模式的创新,当然与之相匹配的还有内部风控方面的。有关公司内部策略,我不方便透露,但你需要清楚的是模式创新不能仅仅指望着期货公司做出努力,政府、其它金融单位和涉农企业也需要积极参与。

没有政府政策的支持和补贴,农业保险处境艰难,不易推广;如果中国的农产品市场真的依靠期货建立价格机制,那么可以肯定的是农业保险+期货的模式可以继续衍生出更多的金融创新,比如,可以拿着保险去质押贷款,解决农业产生者的资金问题。目前看来,农业保险的广泛普及还有一段距离。

问:作为一个期货从业人员,十九大之后你最关注哪方面的政策?原因是什么?

答:我最为关注的是农村土地流转方面的政策。我个人认为土地流转最终会使中国的自耕农逐渐消失,机构租赁土地之后将开展大规模的机械化作业,粮食生产将标准化,越来越多的机构会选择在期货市场上套期保值,届时市场的活跃度将大大提升,这是我所乐意看到的。当然,我也深知土地流转将有个长期的过程,希望国家能够在土地流转上加大力度,有更多的配套政策出台。